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桥梁网

登录  |  注册  |  订阅

搜索
桥梁网 首页 人物 院士风采 查看内容

王景全的那些军事桥梁

2012-9-6 15:55| 发布者: lansebeiai| 查看: 4157| 评论: 0|来自: 国防科技大学

摘要: 40多年前的一个夏日,一位刚从“哈军工”毕业的青年教官,听说黄河难架浮桥,便背着行囊挎包,长途跋涉到黄河实地考察,面对野马般奔腾的“母亲河” ,他立下宏愿:一定要让黄河天堑变通途。 ...
      40多年前的一个夏日,一位刚从“哈军工”毕业的青年教官,听说黄河难架浮桥,便背着行囊挎包,长途跋涉到黄河实地考察,面对野马般奔腾的“母亲河” ,他立下宏愿:一定要让黄河天堑变通途。

   如今,他梦想成真。他不但在黄河,而且在长江、淮河、闽江、乌苏里江、松花江、塔里木河、雅鲁藏布江、澜沧江等主干河流,创造了我军渡河工程史上一个个奇迹———

   他解决了黄河大流速条件下架设舟桥的安全锚定问题;他指导部队在高水位大江主航道上首次架设浮桥;他解决了我军水上长距离输送重型武器的难题……

   从江河走向海洋,他拼搏了40年,攻克了26项重大科研课题,获得21项国家、军队高等级科技成果奖等奖项。

   他,就是我军著名的渡河工程专家、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景全教授。

  哪里有打赢的障碍,他就到哪里攻关破障

   世纪之交,某海湾。一幅壮观的“闹海图”呈现在人们眼前:

   登陆栈桥架起了,登陆舰艇迅速对接,舰载重装备鱼贯驶出,实施舰载软登陆行动;海上工作平台搭起了,浮吊、打桩和钻井等施工作业项目纷纷亮相……

   这一水上“魔方”所展示的神奇魅力,是王景全牵头完成的海上浮游栈桥课题带来的。这一课题的成功实践,实现了工程兵从内陆江河向海洋的跨越。

   这一跨越倾注了王景全40年的心血!

   黄河泛滥,冲垮连接南北交通的大桥。舟桥兵几次试图抢架浮桥,均告失利。为了确保战时部队南北战略机动,从60年代起,王景全先后10多次徒步考察黄河,最长的一次达100天,足迹遍布黄河中下游的一个个险段。架设浮桥失利的原因终于被他找到。根据黄河河床和流速的特点,他和战友们研制成功了形状特殊的大抓力“犁锚”,并研究出投起锚门桥作业及定位门桥锚定法,成功地解决了黄河大流速条件下架设舟桥安全锚定的问题。那年,黄河浊浪滚滚,某部运用王景全“犁锚”技术,首次在黄河大流速条件下架桥获得成功。

   “三北”地区江河湖泊冬季冰上架桥渡河是个难题,对此,王景全研究了多年。他对松花江、乌苏里江、塔里木河等江河的渡河保障逐一展开了研究,重点探索出在冰上渡河及破冰架桥的招法,取得了一批科研成果。

   80年代,他根据平战结合、军民兼容的大后勤指导思想,针对军事交通保障问题,参与主持研究的“多用途浮箱”等成果,多次在长江等地域举行的诸军兵种渡河保障演练中显示威力。

   90年代,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依托滚装输送技术的构想,解决了重武器水上长距离运输的问题……

   哪里有打赢的障碍,王景全就到哪里攻关破障。他把落实军事斗争准备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把自己的人生舞台定位在克服江河湖海障碍上。40年来,他阅读了大量的江河兵要地志,足迹遍布全国各主要河流。盛夏酷暑,他冒着40度的高温专题研究闽江、韩江流域渡河工程保障,并探索出相应的保障对策;寒冬腊月,他在零下数十摄氏度的严寒下实地考察,写下了《冰层承载力试验研究报告》。他在科研实践中,积累的各种资料够得上一个资料库。有一个科研课题,光采集的数据就多达4000多万个,若用16开纸打出来,一张接一张铺开,可长达百多里……  

  万里航程千次试验,他拿生命“赌”战场

   进入90年代,王景全着手对滚装输送技术开展攻关。大规模的海上试验风险巨大,他每次离开家门走向大海的时候,爱人总要用同样一句话为他送别:“你一定要把带出去的人活着带回来。”

   王景全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总是笑着说:“我的事业没有完成,没有资格去牺牲。”但是,他还是考虑到海上风险莫测,想为参试人员都买一份人身保险。可没想到在保险公司却碰了壁:“这种保险风险太大了,实在不敢做。”

   这也难怪保险公司。据国家有关统计表明,仅1997年渔船在捕捞作业中就翻沉3109艘,死亡近800人。正常作业尚且如此,海上试验的高风险就可想而知了。一次,王景全的试验船在海上进行重载耐波性试验。突然,海风呼啸,乌云翻滚。刹那间,船钻进了浓重的迷雾中,能见度一下子降到十几米,海浪像狂嚣的野兽撞击着船头,试验船就像一片树叶被浪头抛上抛下,多少次与巨礁擦肩而过… …王景全和他的战友们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与死神搏斗着。

   王景全年过六旬,常年的艰辛记录在满头白发中,每次出海试验,总有人提议“老人家还是不去为好”。于是,他把满头白发染黑了。这下真管用,不熟悉他的总把他当中年人看,行动自由多了,工作也好开展了。几年来,两万海里的行程,上千次海上卸载、实弹发射试验,他一次也没落下。

   海上试验所承受的生理极限,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在试验课题组有四位属 “牛”的研究人员,每个“牛”都相差一轮,“老牛”和“小牛”相差整整36岁。王景全最老,人称“老牛”。海上试验,船穿梭在狂风巨浪之间,“小牛”在测试数据时,被海浪颠簸得呕吐不停。王景全却一会儿上到指挥台观察整船摇摆情况,一会儿下到底舱查看机械工作状态,并不时地记载着各种测试数据……大伙不解:“小牛”还抗不过“老牛”,他怎么不晕船?“现在我还顾得上晕船? ”王景全说得轻松而风趣。然而,在试验结束返回的途中,他乘坐大客轮却晕起了船。

   过度的劳累使王景全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他仍然惦记着试验任务。同事来看他,没聊几句,他就把话题转到了项目研究上。医生每次查房,都看到他在堆满图纸和资料的床上写写画画,便心疼地批评道:“你是来住院的还是来工作的?”王景全嘿嘿一笑:“时间太紧了,也算二者兼顾嘛。”医生拿他没办法,只好特准他夜里到办公室加班。住院一个多月,他竟在病床上搞出了一项大成果———“多功能装卸平台”课题。出院那天,爱人给他刚办好出院手续,他就拿着方案直奔火车站,乘车到外地征询协作单位专家的意见……不久,“多功能装卸平台”便运用到海上试验中。

   只要未来战场需要,试验再艰险也要做。海上实弹射击试验,火炮后坐力瞬间能把船上的活动甲板震起来。部队领导考虑到王景全的身体状况和安全,要他上救护船,可他断然登上了试验船。为了准确掌握试验情况,每次实弹射击试验,他都站在离火炮尽可能近的地方。火炮发射时船体的摇摆、震耳欲聋的炮声和强大的冲击波,就像是要把他的心脏撕裂,耳鸣、头晕、胸闷症状不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近几年,王景全带领课题组“拿着生命赌战场”,进行了千余次试验,滚装输送技术研究实现了从理论到实践的跨越。

  对违背科学规律的事,他敢瞪起眼说“不”!

   一次,某部在长江天堑上架设浮桥,王景全受命作为技术顾问参加作业。当时正值特大洪水,架桥水域宽度近1500米、最大水深达40米,浮桥必须在数小时内架起,并在规定时间内迅速通过数个摩托化部队。

   这是一项工作量和技术难度都很大的任务。王景全结合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多年对长江考察的实践经验,对作业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提出了若干方面建议。没想到,建议未被采纳。王景全又数次“进谏”,人家反而嫌他唠叨。王景全急了,连夜回学院搬“救兵”。有的同事劝他:“既然这样,你还去干嘛?演练成功了,与你关系不大;失败了,你这个技术顾问难脱干系。”王景全一听,态度反而更加坚定了:“个人名利事小,演练成败事大,我一定要回到演习现场去!”

   当王景全急匆匆赶回演练现场时,部队领导正心急火燎地在找他。原来,他刚走,架好的两个门桥就被急流掀翻,漂到了下游20公里以外,一艘汽艇也沉没了。在总结教训时发现,王景全的建议对这件事早有预见。从此,王景全被当作 “座上宾”,参与技术决策工作。在他的精心指导下,演练部队终于在高水位期的长江主航道上成功地架起了浮桥。

   这件事,让王景全坚定了一个信念:关乎“打赢”的事,必须“瞪起眼、拉下脸”,坚持真理,修正谬误。

   一次,在某江入海口首次架设浮桥成功,部队官兵欢呼雀跃,王景全却彻夜未眠。

   那令人心惊的一幕浮现在眼前:演练结束,官兵们刚刚拆完浮桥,龙卷风就席卷而来。如果演练拖延一点,后果就不堪设想。严酷的战场环境,让他不得不考虑这次演练成功的偶然性。他更担心的是,这次偶然的成功会不会把部队征服特大江河的手段引向误区?

   几天后,部队领导征求王景全对这次演练的评价。深思熟虑后的王景全坦言相告:“在宽大江面上能把浮桥架起来,没损一兵一卒是个创举。但演练成功不等于未来战场可行,这桥是在风平浪静条件下架成的,与未来战场的复杂性要求不相符。况且架桥的方法,在现代侦察手段下必将暴露无遗。因此说,这次演练战术上是成功了,但战略上不可行!”两年后,某国一个军事代表团访华,果真拿出了多张当时架桥演练的卫星照片。

   王景全的分析虽然给参演部队泼了一盆冷水,感情上一时难以接受,但他们还是把王景全的“诤言”写进了总结报告里,得到了上级的高度重视。随后,王景全又提出渡河作战保障的方法和手段,并运用于教学和科研实践。

   与王景全一起共事的人都感受过他严谨的科学精神。在一次海上试验总结会上,大家都对试验成功表示庆贺时,王景全却说:“今天的试验是失败的,我们的船已经翻沉了,现在应该是别人来总结我们失事原因的。”听到这话,大家面面相觑:王教授怎么了,大家这不都好好的吗?

   原来,由于作业分队临时更换,船上固定重武器装备的系固链条走向发生了偏移,使链条形同虚设,当时大家谁也没有发现便出发了。听到王景全这样说,有的同志松了口气:“这点小事还大惊小怪?今天这点风浪,不绑扎也没关系。 ”听到这话,王景全站了起来:“如果我们今天的船出海遇到巨浪,重装备肯定要大幅度移动,那就要船翻人亡。平时试验不以为然,明天战场上就要吃大亏! ”

   凭着这种“瞪起眼、拉下脸”的较真劲,王景全先后组织了军内外25个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近百名专家开展协作,上百名博士生、硕士生和本科生参与攻关,上千名官兵直接参加了上千次海上试验,航程两万多海里,创造了未伤亡一人、未翻沉一船、未损失装备一件的奇迹。

   伏枥老骥想打赢,敢教天堑变通途。站在新世纪的起跑线上,王景全的目光又盯住了下一条“大河”。在他的脑海中,辽阔的水面飞架起一座座壮观的浮桥向无极的远方延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常务理事单位        

武汉一冶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市市政工程研究院
江苏沪宁钢机股份有限公司
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无锡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林同棪国际(中国)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市城市建设设计研究总院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
武桥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中交第三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
中国船级社实业公司
北京中交桥宇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法尔胜新日制铁缆索有限公司
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建达道桥咨询有限公司
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市政规划设计研究院
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武汉二航路桥特种工程有限公司
深圳市市政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江阴大桥(北京)工程有限公司
广西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河南省桃花峪黄河大桥投资有限公司
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城建设计院有限公司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合诚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公路桥梁(集团)有限公司
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天津市路驰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天津二十冶建设有限公司
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
衡水益通金属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郑州新大方史托克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江苏宏远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汇通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
江西省交通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中铁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山西省交通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勘察设计研究院
大连理工大学桥隧研发基地
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
西安方舟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陕西旭泰交通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西南交大土木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理事单位        

行业相关机构        

媒体链接        

行业链接        

回顶部